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资讯 >
产品资讯
宁波市质监局抽查8批次数据机床产品
发布时间:2017-05-04 10:12 来源:未知
    秦川机床2016年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分别为7.46亿和9.04亿元,经营性现金流为-7718.6万元;昆明机床应付和应收分别为2.66亿和3.71亿元,经营性现金流为-7467.26万元;沈阳机床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分别为78.97亿和26.07亿元,经营性现金流为-19.35亿元。
  个别企业还存在上下游同时占用公司过多资金的情况,导致公司资金链极度紧张。例如,大连机床2013年至2016年对客户应收款和对供应商预付款远超自身通过经营活动获得的现金流。
  国信证券分析师称:“机床行业结算周期较长,通常按“361”和“3331”的比例付款,企业获现能力在下行周期中恶化会更快。”“361”一般是30%预付款、60%提货款、10%尾款;“3331”一般为30%预付款,30%提货款,30%验货款,10%尾款。
  华南地区一家数控公司的业内人士介绍,机床价格从低端产品几万元到高端产品几百万元都有,价格跟机床结构、类型挂钩。例如中档数控车床的价格一般在10多万元以上,中档数控铣床在三、四十万元以上。该人士表示,目前制造业整体不景气,上下游欠债问题不易解决。沈阳机床、大连机床和秦川机床是国内机床行业三大龙头企业。沈阳机床和秦川机床的实际控制人都是当地国资委,大连机床最早是国企,后几经改革现已变成一家自然人控股的公司。今年1月份至今,沈阳机床原董事长关锡友及部分高管均陆续离职。
  大连机床集团由于债务违约后公司未能聘请会计师事务所按期入厂开展审计工作,截至目前仍未披露本应在4月30日之前公布的2016年审计报告和2017年一季度财报。此外,大连机床两只分别以5亿元应收账款作质押担保的违约债券“16大机床SCP002”和“16大机床SCP003”,目前应收账款均未回款。两支债券涉及的应收账款分别为5.99亿和5.57亿元。
  同时,截止4月25日,大连机床还累计拖欠信托机构和银行利息、银行承兑汇票垫款以及逾期借款合计48.72亿元。
  机床业多年下行,企业运行质量下降。据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数据,2015年全行业负债和应收账款增速分别为2.5%和11%;利润率从2011年6.5%跌至2015年1.6%;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1年7.3次跌到2015年3.0次。
  “机床行业下游需求主要是汽车、航天航空、船舶、电子等,大多属于强周期行业。虽然2016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经济稳中有所回升,但回升幅度不大而且时间仍偏短,”国信证券在研报中写道,“我们估计2017年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将下行,因此2017年机床行业经营难以大幅好转。”
  据记者统计,上述12家公司中,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同时超过2亿元的有7家。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若过大,意味着公司与上下游之间相互欠款,下游压公司的货款,公司压上游的资金缓解现金流,但一些公司的现金流仍告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