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二线旅游城市”的杭州
发布时间:2018-08-23 11:06 来源:未知
  为做好为劳资双方的“一站式”服务,从2013年开始,市人社局将全市各仲裁院立案窗口升级为“调处平台”,在“平台”上由法院设立劳动争议驻点式巡回法庭、司法局设人民调解工作室、总工会设法律服务站等,有效整合工会、司法、人社、劳动仲裁委、法院等方面力量,在履行好各自职能的基础上,集中调解资源,在劳资纠纷发生的第一时间为劳动者
  2018新浪杯未来之星马术大赛全球总决赛在北京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正式打响,来自全球14个国家及地区的少年骑士强强对决,上演了一场场精彩绝伦的“王者对话”。
  新浪网高级副总裁、新浪体育总经理魏江雷;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少年儿童马文化大使于谦,北京市马术运动协会会长姚革先后致辞,法国马术协会代表陈晨女士,中国马会青少年委员会副会长张秭涵,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董事总经理王蔷,体操世界冠军莫慧兰,奥运跳水冠军王鑫,奥运竞走冠军王丽萍等嘉宾出席开幕式,并表达了对中国马术运动的支持与期待。
  全球青少年冠军集结    总决赛惊喜不断
  新浪杯未来之星马术大赛是由新浪体育、北京马术运动协会和法国马术协会联合主办,打造的最具互联网范儿和全球化视野的马术顶级大赛。赛事全年共设国内外14站分站赛和1站总决赛,随着国外赛事阵营的扩大及互联网影响力的提升,赛事已经从区域赛事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全球赛事。
  此次赛事不仅吸引了国内各分赛站优秀骑手及冠军参与,还吸引了包括法国、意大利、德国、柬埔寨等国家青少年优秀骑手的助阵。为了体现国际化赛事交流和特色,主办方特意举办了全明星国际邀请赛,这是一场国内优秀选手与国际同龄骑手的比拼,最终国际明星队以73.69秒的优异成绩荣获最终的桂冠。
  新浪网高级副总裁、新浪体育总经理魏江雷在致辞中表示:“我们认为虽然马术很小众,但其观赏性强,文化内涵丰富且更具仪式感,又是极其优雅的奥运会项目。我们希望马术运动获得更多关注,被更多人欣赏,进而有更多人参与其中。这是我们打造未来之星马术大赛的初衷”。
  北京马术运动协会会长姚革表示:“今年是未来之星马术大赛创办的第五个年头,赛事伴随着中国青少年马术蓬勃发展,已经成为全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青少年马术赛事品牌。2018赛季更引入重磅合作伙伴新浪体育成为赛事联合主办单位,引领赛事全面升级”。
  人马组合翻倍   尽显互联网马术大赛风采
  在赛事期间,#新浪杯未来之星马术大赛#、#少年骑士卓尔不凡#、#新浪杯未来骑士团#和#骑士萌萌拍#等相关话题的阅读总量破亿,关注度可见一斑,而此次的总决赛,新浪体育和新浪新闻两个平台均直播了赛事,22日当天的观看量就达到了130余万次,对于尚未到普及程度的马术比赛来说,此观看量已相当可观。
  而随着互联网的助推,赛事的影响力逐步扩大,对小骑手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强。据北京马术协会统计,此次总决赛参赛的人马组合已超400组,与去年相比,整整超出了一倍以上。全年参加比赛的人马组合超过1500组,超出赛季初1000组的预期一半以上,参赛人马组合之多,创下了中国青少年马术赛事参赛人数的纪录。和用人单位提供政策法律“服务菜单”,向当事人提供劳调组织调解、人民调解、行政调解、仲裁调解、司法调解等申请调解的程序、要求和相关内容,在当事人向工会咨询或向监察投诉等纠纷初级阶段,即可申请其他组织介入,进行调解工作。
  仅今年上半年,市区两级“调处平台”累计接待来访登记人数5.4万人次,调处平台共调处案件7080件,涉及工资、补偿金等待遇计2.4亿元,化解重大群体性劳资纠纷事件73件,涉及职工3471人,涉及经济标的约3560万元,为及时、专业、有效钝化矛盾、平息纠纷、解决问题发挥了积极作用。
  “互联网+调解仲裁”成为化解劳资纠纷的“便利店”
  据了解,目前南京的调解平台有三种接入方式,直接登录“劳动人事争议调解服务网”、使用手机等移动客户终端、拨打12333调解专席电话,24小时在线受理调解申请。考虑到有部分劳动者不会使用网络,调解平台在12333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热线中设立了调解专席,当事人可以通过电话直接申请调解。多元化的接入方式设计,极大地方便了当事人申请调解,解决纠纷。
  此外,调解平台为当事人提供了大量的自助服务,访问者可以通过平台自助查询法律法规和典型案例,进行是否被侵权的自主判断,或由专家在线提供在线指导,并可以自助在线申请调解。当事人在调解平台中可以自主选择调解专家,专家会根据实际情况采用电话或约见的方式,开展专业有效的调解服务。调解过程中,申请人还可以随时查询调解进度,并自主给予满意度测评。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对当事人的调解申请,调解专家要在半日内与其取得联系,并作出是否受理的判断,完成网上登记备查。调解专家应在十日内办结案件,并按规定时间内登记调解过程或结果。如专家未能及时响应,调解平台会发送提示短信至专家手机进行督促催办。目前,调解服务平台逐渐成为处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主渠道,今年上半年,南京通过调解服务平台处理案件3301件,占全市仲裁机构立案受理案件的60%,平台调解成功3103件,调解协议金额总计3594万元,当事人满意度为99%。网上调解服务平台实现了“让信息多跑路,当事人少跑腿”的目的。
  调解志愿者工作站成为群众信赖的“爱心屋”
  目前,南京三个“调解志愿者工作站”共有志愿者67名。调解志愿者工作站自成立以来,共组织志愿者深入基层社区,开展“红马甲在行动”、“送法进基层”等活动近50场次,与社区居民群众互动交流,咨询解答群众关心的劳动法律政策问题,为用人单位和社区群众提供“零距离”的法律便民服务。
  据统计,近五年来,南京劳动人事争议专业调解仲裁机构共受理劳动人事争议26万件,2017年结案率达100%,调解处理案件近19万件,调解成功率近90%;在全省调解仲裁工作各项考核指标中,立案处理案件结案率、劳动人事争议调解成功率、终局裁决占裁决案件比例、仲裁管理信息系统按期运行率等四项核心指标均列全省第一。2018年2月8日,腾讯投资30亿元入股“18岁”的盛大游戏,让这家曾极度辉煌又一度迷失的首任上海互联网龙头最终选择与曾经的对手携手共进,江湖恩怨就此画上圆满句号。
  2018年8月2日,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更新了其最新股权信息,来自上海交大并获奖无数的创业四人组:邓高潮、张旭豪、康嘉和汪渊已经全部退出,新任股东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标志着4个月前95亿美元的超级收购案的最终落下,“10岁”的饿了么成为阿里旗下的外卖平台。
  北京时间2018年7月26日晚间,上海寻梦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登录纳斯达克,市值突破200亿美元,“3岁”的拼多多正式接棒饿了么成为第三任上海互联网公司龙头。
  上海是中国最有腔调的城市之一,上海人也是全中国最讲究“卖相”和生活品质的一个群体,而今天拼多多这家来自杭州的年轻互联网公司带着中国第三大电商平台的头衔和恶评如潮的舆情成了上海互联网公司的代名词,不知道算不算是对上海本土互联网行业和这座城市的莫大的讽刺?
  据2018年1月31日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在102家互联网上市公司中,注册地上海的占比18.6%排名全国第二,而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77家独角兽中上海占比23.4%,同列第二。乍看来,上海互联网行业发展总体上是好的,甚至远超杭州、深圳。但台面上的数据统计像极了老底子上海人发明的“假领头”一样:表面光鲜,外套一脱吓死人。
  据权威数据显示,上海市2017年GDP高达3.013万亿元,同比增长6.9%,继续排名全国第一,但据内部相关人士透露上海市互联网产业仅仅只占上海GDP的5%左右甚至以下,对比杭州2018年上半年信息经济增加值1592亿增长14.7%,信息经济占GDP25%,其中电子商务、软件与信息服务增速均超过20%。
  互联网+是当下中国的既定国策之一,任何否定未来趋势的个人、群体、组织甚至国家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为此付出惨烈的代价。谈笑间,与上海城市性格接近的日本东京、新加坡、乃至中国香港都已经被中国大陆互联网大潮甩了不止10年,儿时羡慕的亚洲四小龙现在已经全部沦为了中国广大中产阶级日常旅行观光和购物的目的地之一。
  上海会是下一个吗?
  对比历史上那个“二线旅游城市”的杭州,因为互联网行业的迅速崛起产生的最大影响莫过于杭州的人才年均净流入率以13.6%高出第二名3.36个百分点而领跑全国。在彻底甩掉那个侮辱性的标签——“上海的后花园”、”乡下”后,杭州互联网人甚至开始向上海发起了挑战。“沪杭一家亲”只是一句善意的谎言,稍有常识的老上海人或者老杭州人都明白:沪杭从来都是谁也不服谁的对手。
  爱时髦的上海人显然热爱互联网,但极力追求稳定和低风险的上海却始终不相信互联网。
  历史上曾拥有盛大领衔的一众上海系网游公司(后文称“上海系”)吊打腾讯多年,拥有过淘宝死敌的易趣网,拥有京东商城早年的敌人易迅、新蛋,也拥有大众点评、1号店、土豆网以及饿了么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互联网企业,可是今天这些公司又在哪里,他们又所属何人?明天的拼多多、Bilibili、携程、小红书、沪江、喜马拉雅、陆金所这些硕果仅存的企业在面对未来当地监管的大棒,以及外部资本的推动下,又该走向何方?上海互联网人自嘲多年“上海没有互联网”的说法值得商榷,但更值得深思其背后真正的逻辑。
  弱小和无知也许从来不是生存的最大障碍,傲慢才是。
  2018年8月3日-6日,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行的CHINAJOY2018是广大游戏爱好者和游戏制作公司们的年度盛会,历史上除了2003年首届CJ在北京举行外,上海已经连续承办了后续十五届CJ展会,从某种意义上肯定了上海在游戏制作和发行产业居于中国互联网行业里不可撼动的霸主地位,著名的1号馆也见证了国内一线游戏公司间过去十几年来的角逐、夺冠、黑马、让位和离场。